大智慧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知识文库 > 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2017-04-19 09:30:45 知识文库 来源:http://www.dazhihui008.cn 浏览:

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浅谈对汉语词类的划分浅谈对汉语词类的划分摘要:汉语词类是词的分类的结果,是以全部词为对象的。汉语词类划分的主要依据是词的语法功能,包括词与词的组合能力、承担句子成分的能力以及形态变化的特点等三方面。关键词:汉语词类,划分标准,语法功能词类是词的语法性质分类,是现代汉语语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划分词类本文是大智慧教育网(www.dazhihui008.cn)知识文库频道为大家整理的《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供大家学习参考

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浅谈对汉语词类的划分
篇一: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浅谈对汉语词类的划分

摘要:汉语词类是词的分类的结果,是以全部词为对象的。汉语词类划分的主要依据是词的语法功能,包括词与词的组合能力、承担句子成分的能力以及形态变化的特点等三方面。

关键词:汉语词类,划分标准,语法功能

词类是词的语法性质分类,是现代汉语语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划分词类的标准:词的形态,词的意义,词的语法功能:

一、意义标准

词的意义包括词汇意义、语法意义和色彩意义。

词类的划分不能单纯依据意义。因为意义没有课观察的语法形式特征,无可操作性,判断词性不可靠,词的概念或词汇意义是不可观察的,它只能意会,而不能明确把握,并且它不能反映词的内在表述功能,因此不能作为划分词类的标准。

二、形态标准

所谓形态就是词形和词形变化。根据形态标准只能给汉语中一小部分词归类,而无法确定不带形态成分的词的类属。

三、功能标准

词的语法功能指词与词的组合能力和充当句法结构成分的能力。这是划分词类的重要标准。词的语法功能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方面是组合能力:主要包括实词与实词的组合能力、实词与虚词的组合能力。不同词类之间是否能够组合、以什么方式组合、组合后发生什么样的语法关系等。例如形容词大多可以和副词组合,接受“很”、“太”等程度副词的修饰;动词可以和名词组合,可以带“着、了、过”等动态助词等。

另外一方面是词在句子中充当句法结构成分的能力:实词一般都能充当句子成分,例如名词的显著特点就是可以作主语和宾语,形容词的显著特点是可以作谓语、定语等。

所以语法功能是汉语词类划分的主要依据。

综上所述,意义标准、形态标准、功能标准三者要结合起来用。

词类划分标准
篇二: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浅观汉语词类的划分

陈冬灵

(东北师范大学 文学院,吉林 长春 130024 )

[摘 要] 汉语词类划分一直被认为是学界的难题,而如何划分又是语法分析的基础问题,所以本文针对汉

语词类划分的标准的发展历程进行了梳理与探讨。

[关键词] 语法功能;词类;形态

[中图分类号] I206.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674 ( 2011 ) Z01-0023-02

一、词类划分是难题

词类划分是语言研究的重要内容, 是语法分析

的基础,只有在词类划分的基础上,才能够进一步科

学地分析和说明各类词的用法以及短语、 句子的结

构规则。

而汉语自身缺乏形态导致词类问题没有很好的

解决,词类划分这一问题一直被认为是个大难题。

汉语词类划分的主要依据是词的语法功能,语

法功能包括词与词的组合能力、 承担句子成分的能

力以及形态变化的特点等三方面。 简单的说,我们可

从形态标准、意义标准、功能标准三个方面着手。

(一)形态标准

1. 我们对词类的认识,来自西方印欧语语言学。

英语、 俄语等印欧语言是屈折语, 有丰富的形态变

化。 词类和句子成分之间存在着简单的“一一对应”

关系,例如,动词与谓语对应,名词与主语、宾语对

应,形容词与定语对应,副词与状语对应,等等,因此 可以根据词的形态变化来确定词类。

传统汉语语法学一方面根据词的意义划分词

类,另一方面照搬印欧语的词类划分方法,简单地将 汉语的词类与句子成分对应起来, 认为汉语中作主 语、宾语的是名词,作定语的是形容词,作谓语的是 动词,作状语的是副词。如果动词和形容词出现在主 语和宾语的位置上,就认为这些动词和形容词“名物 化”了。

而汉语,词类和句子成分则基本上是“一对多”

的对应关系。一个词可能能充当各种成分。也就是说 汉语缺乏形态变化, 只有少数词带有类似印欧语言

的“形态标志”,例如,以“子、儿、头、家、们、性”等词 缀结尾的一般是名词,以“化”结尾的一般是动词等。 汉语的词充当不同成分时不会发生形态变化。例如, 动词无论作谓语、述语,还是作主语、宾语或补语,都 采用相同的语音形式,未发生任何形态上的变化。 因 此,根据形态标准只能给汉语中一小部分词归类,而 无法确定不带形态成分的词的类属。 汉语在形态方 面表现出的这一特点, 同样只能作为词类划分的参 考。

2. 相比印欧语,它们基本不受历史层次和领域

层次的影响,词的形态变动性很小;而汉语,在不同 历史层次的词、 不同领域层次的词在用法上会有很

大的差异,进而给词类划分带来麻烦。 举例:金,做定 语,金戒指;的字结构,金为区别词;但是在无机化学 的专业书中,可做主、宾语;可受数量词修饰,是做名 词。

(二)意义标准

词的意义包括词汇意义、语法意义和色彩意义。 判断词类主要看词的语法意义,适当参考词汇意义, 一般不考虑色彩意义。

在词类划分中所参考的“词汇意义”主要是指抽

象的“类别”意义,而不是具体的“词义”。 例如,通常 认为名词表示人或事物,动词表示动作或行为,形容 词表示性质或状态等,就是“类别”意义。

语法意义是词的语法特点和语法作用所体现出

的功能意义。 语法意义是一种概括性更强、概括程度 更高的类型,主要包括词类的类意义、词与词组合产 生的关系意义等。 形态、语序、重叠、虚词等语法形式 所表现出的意义都是语法意义。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由此可见,语法意义比较复杂,而且存在不同层 面上的语法意义。

(三)功能标准

词的语法功能指词与词的组合能力和充当句法

结构成分的能力。这是划分词类的重要标准。词的语

法功能主要表现在组合能力和词在句子中充当句法 结构成分的能力这两方面:

1. 组合能力

主要包括实词与实词的组合能力、 实词与虚词

的组合能力。不同词类之间是否能够组合、以什么方 式组合、组合后发生什么样的语法关系等。

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例如形容词大多可以和副词组合, 接受 “很”、

“太”等程度副词的修饰;动词可以和名词组合,可以 带“着、了、过”等动态助词等。

2. 词在句子中充当句法结构成分的能力

23 — —

实词一般都能充当句子成分, 例如名词的显著 特点就是可以作主语和宾语, 形容词的显著特点是 可以作谓语、定语等。 而虚词不能作句子成分。 总之,汉语词汇无形态变化,词在组合中到底做 什么成分难以判断, 也就给以语法功能为标准划分 词类带来困难; 另外, 汉语词汇多功能现象普遍存 在, 使得在缺乏形态的情况下要利用语法功能来划 分词类更加艰难。

二、词类划分的研究综述

词类划分的标准是词类研究的重要依据。 一直

以来大家对划分标准分歧较多,争议较为持久。各时

期的学者们也形成了词类观, 在各自的著作中都有

体现。

在第一部有影响的系统研究现代汉语语法的著

作《新著国语文法》中黎锦熙提出“就语词在语言的 组织上所表示的各种观念的性质,分为若干种类,叫

做词类”。 主张根据“意义”划分词类,提倡句本位,强 调要“依句辨品,离句无品”。 将汉语分出了九个词

类,即名词、代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连词、 助词、叹词。

除此之外, 以意义为标准划分词类的代表作还

有马建忠的《马氏文通》,马先生提出“字无定义 , 故 无定类”。 就是说古汉语中词绝大多数是多义的, 这些多义词未入句就无法限定为单义, 因而就无法 确定其词性。 这样来讨论“字无定类”,完全符合古汉 语实际。 吕叔湘先生的《中国文法要略》、王力的《中 国语法理论》也产生于这一时期 , 他们虽然各自的主 张不尽相同 , 所分出来的类别也有所差别,如吕先生 分出语气词,王力先生分出数词和语气词,但他们的 基本观点都主张按意义来划分词类。

建国后, 普及科学文化知识的需要使得建立新

的、科学的汉语语法体系势在必行,但碰到的第一个 难题就是汉语词类问题。 词类问题是个既复杂又重 要的问题,自《文通》以来一直悬而未决,迫切需要进 一步的研究。

建国头两年,国内虽然出了几本语法书(如《语

法修辞讲话》、《语法学习》),但在词类研究上基本沿 用旧说,并无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随着各方面条件的 成熟,解决汉语词类问题已成为可能。 于是一九五三 年前后, 一次全国性的规模巨大的词类问题的讨论 就在《中国语文》上展开了。 这次大讨论避免了以前 在这个问题上的偏差,即不单单给词作简单的分类, 而开始涉及到了汉语词类的原则性问题即汉语的词 能否分类及其分类的标准。

然而,词类是词的语法分类 , 单凭意义分类 , 词

类就成了词汇学的意义类。 并且凭意义分类 , 不同的 人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对一些难于处理的词 , 在同一 个人手上也常因时而异。 所以单凭意义分类并不可 行。

之后很多人主张采用多标准 : 如有人提出意义、

形态、功能“三结合” ; 有人提出在根据语法功能标准 的同时 , 要参考意义标准或形态标准。 大多数人认为 汉语词类划分不能凭狭义形态 , 也不能凭词汇意义 ; 要重视词的语法功能。

1979 年出版的吕叔湘的 《汉语语法分析问题》

提出“在语法分析上,意义不能作为主要的依据,更 不能作为唯一的依据, 但是不失为重要的参考项”, “汉语没有严格意义的形态变化,有两个半东西可以

关于现代汉语词语的语法功能分类
篇三: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现代汉语的词分以下18个基本词类,括号中的拉丁字母是各个词类的代码。

名词(n),时间词(t),处所词(s),方位词(f),数词(m),量词(q),区别词(b),代词(r),动词(v),形容词(a),状态词(z),副词(d),介词(p),连词(c),助词(u),语气词(y),拟声词(o),叹词(e)。

这些基本词类可以合并为较大的词类。名词、时间词、处所词、方位词、数词、量词统称为体词,动词、形容词、状态词统称为谓词。有一部分代词属于体词,另一部分代词属于谓词。体词、谓词、区别词和副词又合称为实词。介词、连词、助词、语气词合称虚词。实词与虚词是汉语两大词类。此外还有拟声词与叹词,它们游离于这两大词类之外。

自然语言处理的常规技术要求庆自然语言处理系统中配备一部电子词典。对于计算机来说,可以认为作为电子词典的登录项的语言单位是“词”。基本中大部分肯定是语言学家认同的词,这也就是暗示了其中一部分不能看作“词”。从计算机处理实际文本的需要出发,从提高计算机处理效率的角度考虑,词典中另外包含了以下7类语言成分:

前接成分

后接成分

语素字

非语素字

成语

习用语

简称略语 (h):阿,老,非,超,单 (k):儿,子,性,员,器 (g):民,衣,失,遥,郝 (x):鸳,批,蚣 (i):接部就班,八拜之交 (l):总而言之,由此可见 (j):三好,全总

前4类是比“词”更小的单位,不成词。这些成分的数量是有限的,只要电子词典的规模允许,应当尽可能地将这些成分全部收入。后3类是比“词”更大的单位,词典中只能收一部分使用频率高的。本文将电子词典中登录的各种语言万分笼统地叫做“词语”。

以下行文中的“词类”是就前面的18个基本词类而言的,有时也讨论上述后7类语言成分。

2.词语分类的理论基础

2.1 分类的目的与依据

为了进行语法研究与信息处理,需要把语法功能相同的或者相近的词归成一类。这里包含两项工作。一项是要针对汉语词语的全集,按照某种标准,建立一个分类体系。第一章所介绍的就是面向信息处理的一种汉语词语分类体系。另一项工作是决定该全集中的每一个词语究竟属于哪一个词类,这项工作可以叫“归类”,不过人们习惯上也在“归类”的意义上使用“分类”这个术语。

如果面向人的语言研究,词语分类尚不十分迫切的话,那么面向计算机的语言研究,词语的语法分类及其代码化几乎是不可缺少的。词语分类实际上是将最重要的语法知识与语法规则条理化,从而为自然语言的分析与生成提供最重要的线索。

划分词类的本质根据只能是词的语法功能。所谓词的语法功能主要是指:(1).和某个或某类词语组合的能力;(2).在句法结构中充当句法成分的能力。例如,考察具有如下语法功能的词。

a.可以用作主谓结构中的谓语,但不能带真宾语。如“个子高,教室安静”中的“高,安静”是谓语。象“高三公分,安静了两天”中的数量短语“三公分,两天”是准宾语,而不是真宾语。

b.可以受“很”一类程度副词修饰,如“很高,挺安静,特别雄伟”。

c.可以作述补结构中的补语,如“洗干净,捆得结实”中的“干净、结实”是补语。

d.直接或加“地”后作状中结构中的状语,如“迅速提高,安全地转移”中的“迅速、安全”是状语。

e.直接或加“的”后作定中结构的定语,如“漂亮小姐,挺拔的山峰”中的“漂亮、挺拔”是定语。

f.可以用a +“不”+ a 的形式提问,如“硬不硬,痛苦不痛苦”。

g.后可接语所词“着呢”,如“美着呢,痛快着呢”。

可将这样的词归成一类,起个名字叫“形容词”,并且一个代码“a”表示。这样,如果判明了一个词具有上述功能,则可以将它归入形容词;反之,如果能从电子词典查得某个词的词类代码是“a”,则知它很可能具有上述语法功能,除非电子词典对其中某些词的某些语法功能另有更准确的描述。

参照上述语法功能,可以将形容词同其它词类区分开。如名词不具备上述功能中的b,c,d,f,g,一般地说,也不具备功能 a。同时名词的语法功能中也有一些是形容词所不具备的。划分汉语词类的本质依据就是这些语法功能的异同。

划分词类的本质依据只能是词的语法功能,词的意义不能作为划分词类的依据,这与划分词类的目的是紧密相关的,因为表示同类概念的词的语法功能并不一定相同。例如,“战争”与“打仗”指的是同一个概念,可是“战争”是名词,“打仗”是动词。汉语不象印欧语那样有丰富的形态,也不能根据形态给汉语的词语分类。在第1章描述的分类体系中,有一些词类(如代词、数词、拟声词和叹词)不是严格根据它们的语法功能分布划分出来的。这种情况不会给词类划分理论造成困难。以代词为例,它是根据一个词是否具有指代功能划分出来的,这实际上是语义范畴的功能。如果严格按功能划分,不妨细分为体词性代词(过去叫代名词)和谓词性代词。现在仍将它们归入一类,是为了同传统的说法衔接,同时也适合信息处理的需要。

2.2 关于分类问题的若干说明

2.2.1 词的同一性问题

虽然说划分词类不是依据意义,但是需要认识到,划分词类只能在确定了词的同一性的基础上进行。所谓同一性指的是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出现的词形相同的若干个词应该算同一个词还是应该算不同的词。书面汉语的同形词限定为汉字相同的词,也可以直接叫做同字词。同字词又可分为同字异音词与同字同音词。如“好人好事”中的“好”与“好管闲事”的“好”是同字异音词,而“很好”与“好狠”中的“好”却是同字同音词。同字异音词当然是不同的词。因此,同一性总是的研究对象是同字同音词。

例1

例2 门上挂着一把锁。 请把门锁好。

例1与例2中的两个“锁”的意义区别很明显,并且语法功能也有明显的不同,因而有理由说它们是不同的两个词,一个属名词,另一个属动词。

例3

例4 村里死了一口猪。 这个办法很死。

例3中的“死”是失去生命的意思,可以带体词性宾语,例4中的“死”是呆板、不灵活的意思,可以受“很”一类程度副词修饰。如果认为“失去生命”与“不灵活”就是不同的意思,那就可以认为例3与例4中的两个“死”是不同的词,一个是动词,一个是形容词。如果认为“不灵活”的意思是由“失去生命”的意思引申出来的,把例3与例4两个“死”看成同一个词,这时就需要把有关“死”的种种语法功能合在一起,由此来确定“死”的词类,采取这种观点,“死”兼属动词和形容词这两类词。不过,对于计算机来说,在句法分析的范围内,只要能在电子词典中查到“锁”即是名词又是动词,“死”既是动词又是形容词就达到要求了。至于分属名词与动词的“锁”,分属动词与形容词的“死”是两个不同的词还是同一词兼属不同词类的区别就不那么重要了。

2.2.2 各类词的划类准则

既然划分词类的本质依据只能是词的语法功能,那么在确定各类词的分类标准时,是否都要列举各类词的全部语法功能呢?这是不必要的,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全部语法功能中当然也包括了这一类词与其它类词的某些相同的语法功能,而这些相同的语法功能对划分词类是没有作用的。划分词类时必须注意不同词类之间那些互相有区别的特征,即各个词类的语法特点。在进行将具体的一个词划归某个词类的实际操作时,检验该词是否具备该类词的全部语法特点往往也是不容易的,通常只要抓住最重要的语法特点即可。

例如,2.2节列举了形容词的各种语法功能(当然还不是全部),其中象“做定语”这样的功能就算不上是形容词的语法特点,因为名词、动词同样可以做定语。形容词的划类准则可以选这样两条:1.可以作谓语但不带真宾语;2.可以被“很”修饰。

选择分类标准的原则应该是由此建立起来的词类,其所属的词语在语法功能上要有足够多的共同点,同时跟别的词类又要有足够多的不同点。

划类标准也不是绝对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若选择的划类标准不同,建立的词语分类体系也会有所不同。不同类的词之间必须要有相互区别的语法特点,但不是说不同类的词之间毫无共同之处。动词与形容词都可以做谓语,后面都可以接“了”及趋向动词“起来”,就是它们共同的语法功能。如果以这些共同的语法功能作为划类标准,则可以将动词与形容词(还包括状态词)合并为一个更大的类,即谓词。

2.2.3 典型性问题

在一个确定的分类体系中,同类的词有共同的语法功能,但不等于说,同类的词的语法功能完全相同。对于任何一种自然语言,实际可行的、有价值的分类只能做到把语法功能相同或相近的词归在一起。这样一来,同类的词,有些是典型的,符合分类的的全部标准或最重要的标准,有些是不典型的,只符合其中一部分标准。例如,“苹果、水泥、勇气、心胸”都是名词,它们的共同特征是做句子的评语与宾语,不受副词修饰。一般地说,名词可以受数量词修饰,不过量词的类型又有差别。如修饰“苹果”的数量结构中的题词可以是个体量词、度量词、容器

题词与种类量词等,与“水泥”搭配的就没有个体题词,与“勇气”搭配的只有种类量词和不定量词,而“心胸”却不能受任何数量结构或数词修饰。

在列举各个词类的划类准则时,应尽可能地把那些重要的列在前面。当判断一个具体的词是否属于某个词类时,就可以看它是否符合这些判断标准。越符合多项标准或者前面的标准,越是该类典型的词。反之,虽将一个词划入了该类,但它只符合少数几项标准或者只符合较后面的标准,那么这个词在该类中就不是典型的。这也是语言现象的模糊性的一种表现。

2.3 词语的兼类

在“2.2.1词的同一性问题”中已经涉及了词的兼类,这里更集中地讨论一下这个问题。词的兼类指的是如果同字同音同义的同一个词具有不同词类的语法功能,则认为这个词兼属不同的词业,简称兼类。

兼类问题可用表征形容词与动词关系的图1 来说明。

在图1中,在边的圆代表形容词的集合,右边的圆代表动词的集合。这两个圆不相生命部分分别用a,v表示,相重合的阴影部分用$表示。形容词与动词虽然都是谓词,但它们有相互区别的语法特点,如形容词可以受“很”修饰且不能带真宾语,而动词可者不能受“很”修饰或者能带真宾语。根据这些语法特点,可以把绝大部分形容词与动词区分开来。但是,汉语中确实有一些词处于两个圆重合的阴影部分,如“端正,巩固,方便,壮大,繁荣,丰富”等,这些词既具有形容词的语法功能,又具有动词的语法功能,并且看不出它们作为形容词或者作为动词,在意义上有什么区别。因此,本研究报告认为这些词兼属形容词与动词。

前面已经提到,划类标准有一定的相对性。仍以图1为例,关于a,v,$可以有以下4种处理意见。

(一)将a,v,$各自处理成独立的类,这就需要为$起个合适的名字。本研究报告维持已经划定了的18个基本词类的稳定性,不主张这样做。

(二)将阴影部分$与a合并,形容词的集合就是左边的完整的圆。动词的集合只剩下v,动词集合内的各个元素间语法功能的一致性就加大了。

(三)与(二)反过来,将$与v合并。动词的集合就是右边的完整的圆。形容词的集合只剩下了a。

(四)a为形容词,v为动词,$为兼类,既是形容词的子集,又是动词的子集。反映在电子词典中就是将同一个词如“端正,巩固,方便„„”区分成两个登录项(即词语),分别归入形容词与动词。

如果将a,v,$抽象为任意两个不同的词类及它们的交集,那么在以上4种处理的意见中,究竟哪一种更妥当一些呢?这不能一概而论。对形容词与动词的交集中的“端正,巩固,方便„„”这些词相似,象“研究,教育,批评,团结”这一类兼有动词与名词的功能,但这类词在动词中的比重较大,本技术报告不将它们看作兼类,只将它们划归动词,是动词的一个特殊的子类,叫“名动词”,在电子词典中有关这些动词的名词特性另列专门的语法属性字段加以描述。

关于种种兼类现象,本技术报告在第3章“各类词的划分方法及有关说明”中将具体介绍。前面已经指出“一把锁”中的指物的“锁”与“锁门”中的指行为动作的“锁”是两个不同词,在电子词典中,在名词“锁”的记录中需指明还有一个同字同音的动词“锁”,同样在动词“锁”记录中也需要指明另有一个同字同音的名词的“锁”。

3.划类准则例解

应该首先区分汉语中的实词与虚词,继之区分实词中的体词与谓词,然后再逐一说明各个基本词类别的划分准则。限于篇幅,这里只能选择若干词类作为例子加以介绍。名词是最重要的一类体词。大多数语法论著认为时间词、处的词、方位词是名词的子类。本文介绍的分类体系将它们处理成与名词平等的类,下面只以时间词与方位词为例。在谓词中,本文只介绍从形容词中人化出来的状态词。本文还介绍了实词中的区别词。对于虚词,本文只选了介词。另外,对前接成分、后接成分、语素字、非语素字也作了说明。

3.1 时间词

(1)时间词是从名词中分化出来的一类体词,如“昨天,现在,今后,宋朝”等。

(2)时间词能做“在”、“到”和“等到”的宾语。

(3)时间词可用“什么时候”、“这(个)时候”或“那(个)时候”提问或指代。

(4)普通时间词可以作状语,且作状语时无需加“地”,也不能加“地”。如“我昨天看了电影”。专有时间词象“宋朝”,不能单独作状语。

(5)时间词都表示时间。但语义与时间有关的词不一定是时间词。如“时间、时候、功夫”是名词(虽然可以说:“时间到了”但不能说“在时间”或“等到时间”),“已经,刚,忽然”是副词,“半天,三年”是数量词(组)。

(6)时间词通常表示“时点”,即时间的位置或早晚,当然,这里说的“时点”并不是数学中时间轴上的一个点。而表示“时量”(即时间的长短)的,都可以划为数量词或数量短语(一会儿,三个,两个钟头)。

3.2 方位词

(1)方位词的数量有限。单纯方位词包括“上,下,前,后,里,外,内,中,左,右,东,西,南,北”等,象“本世纪初,五月底,近年来,十年间”中的“初,底,来,间”也可划归方位词。合成方位词是由单纯方位词前接或后接其它成分构成的,如“上边,下面,前头,东头,之下,之间,以前,以后,以来”等。

(2)一部分合成方位词可以单独充任主语或宾语。单纯方位词与另一部分全成方位词通常只能附着于名词、时间词、处所词、数量词等体词性成分之后构成方位短语,如“桌子上,今年之内,长江以北,三年以来”,才能充任句子成分。但在对举的条件下,单纯方位词也可单独充当句法成分,如“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前怕狼,后怕虎”。

(3)方位短语通常表示空间、时间的相对方位。方位短语中前面的体词性成分就是相对方位的参照点。方位词即使单独使用,也是要有参照点的,只不过参照没有明显出现罢了,这是从上下文一定可以判定参照点,在对话的环境中,通常以说话人的时空位置为参照点。

(4)使用频率很高的“上,下,中”有时不表示实在的方位,有引申的意义。如“理论上”、“思想上”表示方面,“在老师指导下”、“在同学们的帮助下”表示条件,“在知识分子中”、“在农村人口中”表示范围。

现代汉语第五版复习要点
篇四: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现代汉语复习要点

语法部分

第一节 概说

一、举例说明现代汉语的语法特点。

(一)语序和虚词是主要的语法手段。

汉语语法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主要借助于虚词和语序的变化来表示语法关系和语法意义。

改变语序可以形成不同的结构关系和语法意义。例如:

发展迅速(主谓关系)—→迅速发展(偏正关系)

学习刻苦(主谓关系)—→刻苦学习(偏正关系)

转播中断(主谓关系)—→中断转播(述宾关系)

紧握(偏正关系)—→握紧(述补关系)

虚词的有无和不同虚词的运用可以形成不同的结构关系。例如:

小王这个孩子(复指关系)—→小王的这个孩子(偏正关系)

市场繁荣(主谓关系)—→市场的繁荣(偏正关系)

蒸馒头(述宾关系)—→蒸的馒头(偏正关系)

老师的学生(偏正关系)—→老师和学生(联合关系)

某些短语加入虚词后,结构关系虽未改变,但语义却发生变化。例如

北京饭店—→北京的饭店 孩子脾气—→孩子的脾气

阿Q性格—→阿Q的性格 十斤鲤鱼—→十斤的鲤鱼

“北京饭店”是专有名词,而“北京的饭店”则指地点设在北京的所有宾馆或饭店。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二)词、短语、句子的构造基本一致

1、短语与合成词的构造基本一致

例如:结构关系 合成词 短语

主谓关系 气喘 气息微弱

联合关系 聪慧 聪明能干

偏正关系 小学 小型设备

述宾关系 美容 美化校园

述补关系 说明 说得明白

2、短语与句子的构造基本一致。

从理论上说,汉语中的自由短语加上句调就可以单独成句。因此,短语和句子在结构上的一致性非常明显。

例1: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巍然屹立在西藏南侧。(主谓关系)

例2:多么美妙的音乐啊!(偏正关系)

(三)词类与句法成分没有对应关系

印欧语中词类的功能比较单纯,词类与句法成分之间存在简单的对应关系。名词只能作主语和宾语,动词只能作谓语,形容词只能作定语和表语,副词只能作状语。

但汉语里词类与句法成分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除了副词主要作状语(少数副词可以作补语)外,其他词类都可以充当多种句法成分。例如名词主要作主语、宾语和定语,还可以作谓语和状语;动词主要作谓语,还可以作定语、主语、宾语和状语。

例1:五月一日‖劳动节。(名词作谓语)

例2:游泳‖是一项非常有益的体育活动。(动词作主语)

应该注意的是,汉语中名词作谓语、状语,动词作主语、宾语时,本身的词性并没有改变,名词还是名词,动词还是动词。

(四)量词十分丰富,有语气词

数词和名词结合时,一般都需要在数词的后面加个量词。不同的名词所用的量词也往往不同。如“一个人、一头牛、一张纸、一粒米”等。语气词常出现在句末,表示各种语气的细微差别,如“是他吗?”、“是他吧?”、“是他呢。”

二、举例说明语法的抽象性、稳固性和民族性。P2

举例说明语法的民族性。

每种语言都有明显的民族特点,不仅表现在语音和词汇上,同时也表现在语法上。不同语言的语法有同有异,既有共性也有个性,个性是特点之所在。例如俄语用词形变化(形态)表示词的句法功能,语序就比较自由;而汉语里的词没有表示句法功能的形态变化,词在句子里充当什么成分,主要靠语序来表示。同时重语序的语言,其表达形式也可能不同,汉语说“我写字”,藏语说成“我字写”;汉语说“两本书”,傣语说成“书两本”。词的组合手段,各种语言也有差异。现代汉语的“两本书”是名词和数词组合,其间要用相应的量词。而英语“two books”没有加量词这条规则,但是数词在前,名词在后这个语序,两种语言又是共同的。

第二、三节 词类

一、现代汉语词类划分的主要依据是什么,举例说明。P6-7

汉语词类划分的主要依据是词的语法功能,包括词与词的组合能力、承担句子成分的能力以及形态变化的特点等三方面。

(一)词类划分的一般标准

词类划分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1、形态标准

英语、俄语等印欧语言是屈折语,有丰富的形态标志或形态变化。词类和句子成分之间存在着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例如,动词与谓语对应,名词与主语、宾语对应,形容词与定语对应,副词与状语对应,等等,因此可以根据词的形态变化来确定词类。

因为汉语缺乏形态变化,只有少数词带有类似印欧语言的“形态标志”,例如,以“子、儿、头、家、们、性”等词缀结尾的一般是名词,以“化”结尾的一般是动词等。汉语的词充当不同成分时不会发生形态变化。例如,动词无论作谓语、述语,还是作主语、宾语或补语,都采用相同的语音形式,未发生任何形态上的变化。因此,根据形态标准只能给汉语中一小部分词归类,而无法确定不带形态成分的词的类属。汉语在形态方面表现出的这一特点,同样只能作为词类划分的参考。

2、意义标准

相关热词搜索:语法知识词和词类

最新推荐知识文库

更多
1、“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由大智慧教育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大智慧教育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为什么汉语词类划分主要依据词的语法功能" 地址:http://www.dazhihui008.cn/wk/99432.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