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知识文库 > 布勒,语言学

布勒,语言学

2017-04-19 09:07:55 知识文库 来源:http://www.dazhihui008.cn 浏览:

布勒,语言学。 [语言学流派资料]功能语言学第一节 功能语言学的兴起当代种种语言学理论,大致可以分属两大阵营:一是人文主义的语言学传统,一是科学主义的语言学传统。前者中影响较大的当属系统功能语言学派代表人物韩礼德(M A K Halliday)。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是继承了英国伦敦学派(the London Sch以下是大智慧教育网www.dazhihui008.cn为大家整理的《布勒,语言学》,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更多资源请搜索知识文库频道与你分享!

布勒,语言学

[语言学流派资料]功能语言学
篇一:布勒,语言学

第一节 功能语言学的兴起

当代种种语言学理论,大致可以分属两大阵营:一是人文主义的语言学传统,一是科学主义的语言学传统。前者中影响较大的当属系统功能语言学派代表人物韩礼德(M.A.K.Halliday)。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是继承了英国伦敦学派(the London School)的创始人弗斯(J.Firth)的功能主义思想和理论,同时参考和兼收欧洲功能主义各学派,如布拉格学派、哥本哈根学派、法国功能主义、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Malinowski)的人类学研究成果,以及美国语言学家沃尔夫(B.L.Whorf)语言相对论等,由弗斯的学生,伦敦学派的一批学者在20世纪50年代末创造和发展起来的。其中,由于韩礼德(M.A.K.Halliday)是最早研究系统功能语言学的,并形成自己的体系,观点最全面、系统,所以他的理论客观上具有公认的代表性和权威性。人们一般把他看作系统功能语言学的创始人。因此,对于系统功能语言学的介绍,主要围绕韩礼德的理论体系和理论模式进行。

一、功能语言学兴起概况

系统功能语言学是在结构主义语言学派别之——伦敦学派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伦敦学派奠基人弗斯曾在伦敦大学的语音系同著名语音学家琼斯(Daniel Jones,1881—1967)一起做研究。1938年,他受聘于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并于1944年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个普通语言学教授。弗斯的语言学理论是他在伦敦大学工作期间形成的,他和他的同事又长期在伦敦大学工作,因此以他为首的语言学派被称为“伦敦学派”。这个学派与美国结构主义语言学、乔姆斯基生成语法学派、布拉格学派、丹麦的哥本哈根学派等同为20世纪语言学界最为人瞩目的语言学派。韩礼德继承和发展了弗斯的语言学理论,并建立了功能主义学派(新弗斯学派)。

韩礼德于1925年出生于英格兰约克郡里兹。他曾在伦敦大学主修中国语言文学,获得汉语语言文学学士学位后,于1947-1949年到中国北京大学留学,在罗常培先生的指导下研究汉语历史语言学、汉语音系学、词典学等。1949-1950年,师从广州岭南大学的王力先生,研究现代汉语方言。学成后,韩礼德回到英国,被剑桥大学录取为博士研究生,导师便是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的弗斯(Firth)教授。在剑桥大学弗斯等著名教授的指导下,撰写了他的博士论文《〈元朝秘史〉汉译本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the Chinese “Secret History of the Mongols” 1959)。从20世纪70年代起,韩礼德在世界各地讲学,先后曾任美国耶鲁大学、布朗大学以及肯尼亚内罗毕大学的客座教授,美国加利福尼亚斯坦福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伊利诺州立大学语言学教授。1976年移居澳大利亚,并筹建悉尼大学语言学系,担任系主任工作。1987年后为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荣誉教授,并在新加坡、日本、英国等地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1995年被聘为北京大学客座教授。

韩礼德的功能主义语言理论是对弗斯的语言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弗斯的语言学思想对韩礼德的影响特别大。弗斯(1957)认为,语言中的意义(即使用中的语言项目的功能)非常重要,语言中言语产生的社会语境也非常重要。弗斯强调言语使用的社会语境,其目标是根据马林诺夫斯基的“情景语境”(context of situation)建立一种语言学理论。遗憾的是,弗斯自己没有达到这个目标。尽管弗斯的学术思想在很多方面有深刻见解,给人启迪,但他并未形成一个连贯的理论框架。他的观点后来在弟子韩礼德手上获得发展。对韩礼德这一代人来说,任务之一是把弗斯的学术观点建立成一个能解释“什么是语言”和“语言是怎样工作的”这样一种完整的理论体系。韩礼德面临的任务是:怎样用关于情景语境的观点建立一个能把语言中的范畴和它们之间的关系都解释清楚的语言学理论。

其次,布拉格学派和丹麦学派对韩礼德的影响。在心理学家布勒(Bühler)的观点启示下发展起来的布拉格学派对韩礼德也有很大影响。韩礼德的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的三大元功能,是对布勒的表达功能、表情功能、意欲功能和所指功能的进一步概括,并增添了反映语言本身特征的语篇功能。布拉格学派的主位理论和信息理论成为韩礼德功能语法中语篇功能的主要内容。丹麦学派的叶尔姆斯列夫(Hjelmslev)有关结构表现组合关系和系统表现聚合关系以及系统才是结构的底层的观点成为韩礼德系统语法的理论支柱。

此外,中国语言学家罗常培、王力对韩礼德的影响。韩礼德在谈到自己的成长过程时,曾写过这样一段意义深远的话:“在中国,罗常培赋予我对一个印欧语系以外的语系的历时观和见识。王力传授我许多东西,包括方言学的研究方法,语法的语义基础和中国的语言学史。”就语言观来说,王力和韩礼德师徒两人在语言的社会性、语法的合法性、语法的普遍性和特殊性关系、语法与语义关系等方面观点相同。在研究方法上,王力比弗斯更早向韩礼德灌输把语篇作为研究对象、口语和书面语相结合、以小句为主要语法单位、语言作为一个多层次系统和盖然的思想。至于韩礼德的衔接理论(如照应、省略、替代、连接、词汇搭配)和语法范畴(如情态与意态、被动语态、词类划分、动词的及物性),在王力的著作中都有论述。因此,韩礼德在这些方面继承了王力的学术思想。

系统功能语言学派的早期成员是伦敦学派的弗斯(J.R.Firth)培养的一批年青学者,如格莱戈里(M.Gregory)、斯宾塞(J.Spencer)、赫德逊(R.Hudson)、赫德尔斯顿(Huddleston)、韩礼德(Halliday)等。目前,比较活跃的在英国的还有贝利(M.Berry)、伯特勒(C.Buter)、福塞特(R.Fawcett)、特纳(G.Turner)等;在澳大利亚有哈桑(R.Hasan)、麦西逊(C.Matthiessen)、马丁(J.Martin)、奥图尔(L.M.O’Toole)等;在加拿大的有格莱戈里(M.Gregory)、班森

(J.D.Benson)、格里夫斯(W.S.Greaves)等;在美国的有弗里斯(P.Fries)和曼恩(W.Mann)等。系统功能语言学家每年举行一次系统理论讨论会。第一届至第八届在英国召开,规模较小,采用工作坊形式。随着影响的扩展和队伍扩大,1982年第9届年会在加拿大召开,这标志着该学派的理论已具有国际影响。1985年美国密执安大学举行第12届年会。考虑到美国是布龙菲尔德结构主义和转换生成语法学派的堡垒,故这次会议是美国功能主义学者对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肯定。1991年第一次在亚洲的日本召开,标志着系统功能语言学已经登陆亚洲。国际系统语法至今已举行过32次年会,第32次年会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召开。其中第22届国际系统功能语言学大会于1995年7月在北京大学召开,合作者为

香港理工大学,会前在清华大学举行功能语法讲习班。自1989年起,在历届会议上,有胡壮麟、方琰教授当选为委员,这表明我国系统功能语言学已与世界接轨。系统功能语言学派早期出版内部刊物《网络》(Network)交流学术信息和成员活动情况,由福塞特任主编。正式刊物为《语言功能》(Function of Language),由John Benjamins出版社于1992年发行,主编为Leuven大学的Kristin Davidse ,Antwerp大学的Dirk NOEL和Ghent大学的Anne-Marie SIMON-VANDENBERGEN。韩礼德任该杂志顾问。编委会中有我国清华大学的方琰教授。该杂志的宗旨以功能方法研究语言系统和语境中的语篇;以当代语言学的功能主义和符号学为基础,讨论与语言社团有关的语言描写的理论问题和领域。最近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第32届国际系统功能语法大会于2005年7月16-22日在悉尼大学举行。张德禄(2004)对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最新进展,做过归纳:在对语域概念的认识上出现了新的观点,由意义概念变成了情景概念;对体裁概念的认识由话语方式的一部分成为一种意义构型、一种观念形态的体现、一种社会行为规范等;在情态等语法评价系统的基础上发展了词汇评价系统;在语言与社会的关系研究的基础上发展了批评语言学和批评话语分析;语篇衔接概念向语篇的多义性、多层次性扩展;语言研究由纯粹的社会角度向认知角度扩展;发展了计算语言学,研究语篇的分析和生成等。同时,系统功能语言学还会在基本理论本身、跨学科研究和应用研究方面不断发展和深入。

二、功能语言学兴起的背景

韩礼德的功能主义语言理论是在批评结构主义和转换生成语言学的某些缺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的功能主义理论在语言学的研究对象、研究任务和研究方法等三个主要方面与结构主义和转换生成语言学有明显的分歧:

(一)研究对象

转换生成语言学家认为语言是一种心理现象,因此语言的生成与理解都离不开对人类心理活动过程的研究。句法是独立的、自足的,句法描写可以不考虑语境因素,在语言内部就可以找到对句法规则的解释。语言能力是先天的、与生俱来的,人天生就有一个语言习得机制。

韩礼德认为语言不仅仅是一种心理现象,更是一种社会现象,语言离不开社会环境和文化传统等外部因素的影响。语言不是自足的、自主的,解释语言必须依赖于社会文化环境。运用语言的能力是后天发展而成的。因为语言能力必须在语言环境中形成和发展,语言环境不可能是先天的,所以语言能力也不可能是先天就有的。

(二)研究任务

乔姆斯基等人认为,语言学家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找出句子生成和转换的规则。语言学家要回答的问题是语言有什么样的结构,这些结构又是根据哪些规则生成和转换的。只有理想的说话人所使用的语言,才是完全符合语法规则的语言,才是语言学家应该研究的。语言学家应该忽略复杂的语境因素,把精力集中在语言本

体尤其是句法的研究上。语言学家的一个重要任务是通过对一种语言的研究发现人类语言的普遍现象。

韩礼德反对把语言学研究局限于语言。他明确指出,语言学应该既研究语言,也研究言语。语言学家应该研究人类真正使用的语言,而不是凭空想象的所谓理想的语言。真实语言既包括口语,也包括书面语;既包括符合语法规则的语言现象,也包括不符合语法规则但可以被人们理解和接受的语言现象。语言学家的任务是找出语言使用的倾向或原则,找出语境因素与语义表达之间的关系。

此外,语言学家还应该研究语言的各种变体以及这些变体的特点和彼此之间在意义上的差异。要解释语言为什么会有这样那样的结构,结构的变化除了受语言规则本身的制约外,还有其他哪些因素在发挥作用。

语言学家不仅要研究人们的“语言能力”,而且要研究人们的“交际能力”,即得体地运用语言的能力。这就要求把语言结构和语言环境联系起来。

(三)研究方法

第一,美国结构主义和转换生成语言学都只重视研究语言的形式和内部结构,而忽视语言的意义和语境。系统功能语言学家注重意义和功能的研究。认为语言的意义存在于具体的使用过程中,离开语言使用的具体环境,就很难确定语言的意义。所以他们主张联系具体的语境来研究语言的结构和功能。

第二,美国结构主义和转换生成语言学一般都把句子作为分析的对象,主要研究句子的生成和转换规则。系统功能语言学家把语篇作为分析的对象,认为句子的结构和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整个语篇的结构和功能。所以他们不仅进行句法分析,还要进行语篇分析。

第三,转换生成语言学要研究的是句子的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之间的关系,句子的生成规律以及转换规则。只要找出这些规则,就能把操本族语者用以产生所有合乎语法的句子的知识全部显现出来。而在分析语言规则时,往往自己编造句子,自己判断哪些说法是合法的,哪些说法是不合法的。

系统功能语言学重视的是人们实际使用的语言,而不是经过筛选、编辑的语言素材,更不是某人随意编造出来的句子。所以他们非常重视实际语料的观察和搜集,特别重视口语语料的观察和搜集。他们往往建立各种语料库(包括书面语语料库和口语语料库),根据语料库来发现语言规则,统计各种语言现象的出现频率,发现语言的倾向性。

第四,转换生成语言学家重视的,是为什么人们能应用有限的形式造出无限的句子。他们把语言看成一种逻辑演绎系统,往往采用数学和逻辑学的分析方式,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化手段描写语言的结构以及转换规则。

而功能语言学从语篇的信息结构、语篇的衔接与连贯,语篇与语域的配合等方面研究语言的结构与功能。而且他们认为语句合法与不合法之间往往没有明确的界

限,所谓语言规则往往只是表现为一种概率的倾向性。而这些往往难以形式化,因此,他们并不特别追求语言分析的形式化。

第二节 韩礼德的语言理论

一、系统与功能并重

韩礼德认为,从语言学史上看,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开始,历来就存在着两大语言学传统:一是以人类学、社会学为本的语言学传统,这种传统重视语言的意义,重视语言与社会文化、语言与语言环境的关系,重视语言的变异性和不规则现象,重视交际能力,以话语的可接受性或用途为理想标准。二是以哲学、逻辑学、心理学为本的语言学传统,这种传统重视语言的形式,重视语言系统内部,重视规则现象,重视语言能力,以合语法性为理想标准。这两大传统也可简单分别称之为人文主义传统和科学主义传统。在西方语言学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是科学主义传统占主导地位,特别是从布龙菲尔德到乔姆斯基的时代,几乎是科学主义的一统天下。直到系统功能语法学派崛起,才形成两大学派的对立,现在西方语言学界常将这两大学派称为功能主义和形式主义。韩礼德认为:一种观点(人文主义)着眼于生物体之间(即社会学的),一种观点(科学主义)着眼于生物体内部(即心理学的)。这两种观点应该是互为补充,不应该相互对立。从某种意义上说,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就是试图将这两种观点统一起来,既重视语言系统的内部结构,也重视语言的外部功能。该学派的名称就体现了这种思想观点。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系统功能语法学派对语言系统内部结构的研究成就远远不能跟形式语言学相比,该学派的主要成就还是在于对语言功能的研究。这也是人们常把该学派称为功能学派的主要原因。

二、系统理论

韩礼德认为,语言是一种意义系统(semiotic system),它是众多意义系统(符号系统)中的一种,但它又是一种特殊的意义系统:它除了本身能够表达意义之外,还能够表现其他的意义系统,所以它是把各种意义系统综合起来的工具,是人们赖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手段。在承认语言具有共性特征的同时,还必须承认,每一种语言都具有其独自的逻辑系统、修辞方式和美学价值,所以它不是某一理想化的逻辑或西方文化的衍生物。

韩礼德关于系统的思想是从索绪尔、哥本哈根学派、伦敦学派关于系统的观点逐渐演化而来的。索绪尔把抽象的“语言”看作一种结构系统,与实际说出的话语“言语”相对。语言系统由两种基本的关系把语言符号组织起来:聚合关系和组合关系。哥本哈根学派的叶尔姆斯列夫区分“系统”和“过程”,系统的底层是聚合关系,过程的底层是组合关系。在早期伦敦学派中,弗斯把聚合关系叫“系统”,把组合关系叫“结构”。韩礼德也把系统看成是聚合关系,但他把语言系统进一步解释成一种可以进行多重选择的网络。韩礼德的语言理论包括四个范畴:单位、结构、类别和系统。单位即各级语言单位,包括句子、分句、词组、

语义学笔记整理
篇二:布勒,语言学

第一章 作为语言学一个分支的语义学

语义学的建立以法国学者米歇尔·布勒阿尔1897年7月出版《语义学探索》为标记。

该书1900年翻译为英文“语义学:意义科学的研究(Semantics:Studies in the Science of Meaning)”。

这本专著材料丰富,生动有趣,重点在词义的历史发展方面,兼顾词汇意义和语法意义。

全书共三编:1,讲词义变化的定律,介绍变异、扩散、类推等概念;2,讲如何确定词义,介绍释义、比喻、多义、命名等;3,讲词类、词序、组合规则等,涉及语法意义。

除了语言学的语义学,还有逻辑学的语义学,哲学的语义学,还有心理学家对语义的研究。

a,逻辑学的语义学是对逻辑形式系统中符号解释的研究,又称“纯语义学”,对象并非自然语言的语义。

b,哲学的语义学围绕语义的本质展开涉及世界观的讨论。“语义学”或“语义哲学”又是本世纪前半叶盛行于西方的至今仍有影响的一个哲学流派的名称。 c,心理学家研究语义,主要是想了解人们在信息的发出和接收中的心理过程。 d,语言学的语义学把语义作为语言(乃至言语)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方面进行研究,研究它的性质,内部结构及其变异和发展,语义间的关系等等。

布勒阿尔的书给语义的发展以重要地位,声称研究语义的变化构成了语义学。同时它把语义限制在“词语”的意义上,主要是词义上。这两个特点一直贯穿在他以后半个多世纪的若干代表性著作里。

继布勒阿尔之后,一部有世界影响的语义学专著是两位英国学者奥格登和理查兹合写,1923年出版的《意义的意义》(The Meaning of Meaning)。这两位学者还曾共同创制了后来遭到各种非议的“基本英语”(Basic English).

从30年代到50年代后期,以美国布龙菲尔德的理论为代表的结构主义统治着西方语言学。

布龙菲尔德认为,研究语义学的人须是万事皆通的博学者,语言学家无法担此重任,语言学家关心的是语言的形式。

在他之后的结构主义语言学家进一步根据德·索绪尔“语言是形式,而不是实质”的原理,把语义排除在语言之外。

他们认为,语言包括表达形式(即音位,与之相应的表达实体物理音响被排除在外)和内容形式(即语法,与之相应的内容实体语义被排除在外)两个部分。 变通一点的是,如霍凯特那样,在把“语法系统”“音位系统”“语素音位系统”看成语言的“中心系统”的同时,承认“语义系统”“语音系统”是语言的“外围系统”。实际上,语义仍无地位。

转换生成语法学派的创始人乔姆斯基第一部有影响的著作《句法结构》态度与其对立面结构主义语言学并无两样。

在苏联,1950年语言学大辩论中,斯大林为语义学讲了两句好话:“语义学是语言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词和语的含义方面在研究语言上具有重大的意义。因此,应当保证语义学在语言学中应有的地位。”这次大辩论的直接产物之一即布拉霍夫斯基的《语言学概论》教科书中,语义学专章出现。其后,莫斯科大学教授兹维金采夫专著《语义学》1957年问世。

英国学者厄尔曼的几部专著代表本世纪中叶西欧学者研究语义的成果。主要有1951年的《词和它的运用》(Word and Their Use),1957年的《语义学原理》(The Principles of Semantics),后者于1962年扩充为《语义学》(Semantics)。

布拉霍夫斯基、兹维金采夫、厄尔曼均重视语义发展变化,是对布勒阿尔传统的继承。

有所不同的是他们对语义的描写和发展两个方面并重,不似布勒阿尔重发展轻描写。

再一点,他们仍然把语义研究限制在词语意义主要是词义的范围之内。显著差别是,这些著作不再把语法意义作为语义学研究的对象。

突破词义的范围是近30多年的事。

乔姆斯基用深层结构的理论解释某些歧义现象,客观上接触到了词语间的语义组合关系。

60年代,转换生成语法理论进入发展的第二阶段,即标准理论时期,正面接触到句子的语义问题。

其中分化出两个派别——解释语义学和生成语义学。

两派学者都以相当精力分析了句子的语义结构。

代表人物前一派有卡兹和福德,后一派有菲尔摩、切夫等。

这时期另外的进展是深入开展了语义聚合关系的研究,有语义场理论的出现;开展了语义成分的研究,产生了语义成分分析法。

70年代至今,几位英国学者先后写了几部较全面而通俗地论述语义的专著。 包括利奇的《语义学》(Semantics,1974,1981修订)

帕默的《语义学》(Semantics,1976,1981再版)

莱昂斯的两卷本《语义学》(Semantics,1977)

肯普森的《语义理论》(Semantic Theory,1977)

克鲁斯的《词汇语义学》(Lexical Semantics,1986)

我国从60年代初期开始在刊物上开展了某些语义学理论问题的专题讨论。 1986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贾彦德的《语义学导论》是我国学者第一部语义学专著。

第二章 种种语义

一、语义是语言形式表达的内容

语义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而且范围广内容杂,很难定义。

语义包括词汇意义语法意义;又有理性意义非理性意义之分;还可以不但指词义、语素义、短语义、句义乃至句群、段落和篇章意义;还有语言义和言语义的区别。

语义是语言形式(广义的也包括言语形式)所表达的内容。

不说语音而说语言形式是因为语音不能完全包括语言形式。

二、词汇意义和语法意义

不是词汇意义便是语法意义;不是语法意义,便是词汇意义。这是通常为人们接受的对意义的二分法。

也有主张实行三分或多分:

如苏联的戈洛文,认为词汇意义和语法意义之间还有个“构词意义”;

多分指从词汇意义中分出若干种非理性意义(如感情意义、风格意义等),与以上三种并列

另有一种是双重二分,即从一方面分为词汇意义和关联意义,从另一方面分为实体意义和语法意义,两者互有交叉。布勒,语言学。

如何区别典型的词汇意义和典型的语法意义?

第一,前者有事物对应性,后者无;

第二,后者在语言中起成分间的组织作用,前者不。

这里说的事物是广义的,包括行为动作性质状态等等在内;既指具体的又指抽象的。

比如“因果”和“因为„„所以„„”

“因果”指外在世界“原因和结果的关系”;

“因为„„所以„„”表示它们所联系的词语(往往是分句)的内容一个是因一个是果,两者语义在性质上不同。

复数词尾也不直接标示事物的单复数,只表示词干所标示事物的单复数,不直接跟事物对应。

一般来说,虚词是表示语法意义的。但虚词不少是从实词演变虚化来的。如汉语的介词。虚化有一个过程,如尚未结束,就不见得是纯粹的语法意义。汉语中的介词被一部分语法著作称为“副动词”或“次动词”。

语法意义是语法学研究对象,人们倾向于将之排除在语义研究的对象之外。

三、理性意义和非理性意义

理性意义又叫逻辑意义。在词(以及若干短语)平面上,它是与概念相联系的那一部分语义;在句平面上,它是与判断乃至推理相联系的那一部分语义。布勒,语言学。

非理性意义也是语义不可缺少的要素。它包含复杂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种。

语义学复习
篇三:布勒,语言学

语义学

“到”的用法:

1.句法框架固定:数1+到+数2

2.作用,是把数1和数2连接起来,组成一个复杂的数量单位,整个数量单位的句法功能跟单纯的数量短语完全一致。

3.语法特点:

(1)用“到”连接的数量词语限于两项,一般没有多项并列的情况;

(2)数1和数2必须按从小到大顺序排列(负数则按绝对值排列,如:零下七度到九度),一般不允许互换位置。

(3)“到”表示数目的覆盖范围。(合取)

#这本书,老张可以写第三章到第七章。

#李老师负责1班到4班,王老师负责5班到8班。

(4) “到”表示约数的取舍范围。(析取)

#明天最高温度:二十一到二十三度。

#咱们今天走了四十到五十里路了。

(5)“到”表示集体或整体的覆盖范围和个体或局部的取舍范围。

#本店招收营业员若干名,年龄:十八岁到二十四岁。

#我家先生每月出差两到三次。

(6)歧义:

#明天气温是三十一到三十三度。

“到”可以作连词,“之间”: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之间

一 国外语义学的发展历史

法国的语言学家布勒阿尔(Bréal)最早提出“语义学”这一术语,是一门与语音学科相对的、关于意义的学科,主要研究语词意义变化过程的原因和结构,即意义的扩大和缩小,意义的转化,意义价值的提高或贬低等过程的原因和结构。

结构主义语义学是从20世纪上半叶以美国为主的结构主义语言学发展而来的,研究的内容主要在于词汇的意义和结构,比如说义素分析,语义场,词义之间的结构关系等等。又称词汇语义学,研究词和词之间的各种关系例如同义词、反义词,同音词等,找出词语之间的细微差别。

生成语义学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流行于生成语言学内部的一个语义学分支,是介于早期的结构主义语言学和后来的形式语义学之间的一个理论阵营。生成语义学借鉴了结构语义学对义素的分析方法,比照生成音系学的音位区别特征理论,主张语言的最深层的结构是义素,通过句法变化和词汇化的各种手段而得到表层的句子形式。

形式语义学起始20世纪70年代蒙太古以数理逻辑方法对英语的研究,后经语言学家和哲学家努力发展成一个独立学科,摒弃了蒙太古对生成语言学的句法学的忽视,强调语义解释和句法结构的统一,从而最终成为生成语言学的语义学分支 。

认知语义学就是基于互动体验和认知加工建立了“认知方式、概念结构、语义系统”的语义分析框架,以此来详细论述词句意义的形成、理解、心智表征等。

原型和范畴化

意象图式

理想化认知模型ICM

概念隐喻

框架语义学在20世纪70年代末,Charles J. Fillmore在格语法(Case Grammar)理论的基础上提出并发展, 是一种通向理解及描写词语和语法结构的意义的途径。为了理解语言中词语的意义,我们必需先具备概念结构,即语义框架的知识,为我们提供词语的意义以及在话语中使用的背景和动因。是认知语言学的一个重要的分支。 20世纪70年代波兰哲学家沙夫在《语义学引论》中将语义学分为四种:语言学的语义学(Linguistic semantics )逻辑的语义学(Logical semantics)哲学语义学(Philosophical semantics)普通语义学(General semantics)他已经把语义理解为除自然语言外,还包括形式语言的意义。

二 国内的语义学研究

中国学者研究语义学有两种倾向,即分支的语义学研究和综合的语义学研究。分支的语义学研究包括语言学的语义学、逻辑语义学 、形式语义学。综合语义学是国外语义学研究趋向。

中国语义学研究的三个阶段

(1)训诂学时期:训诂是对古书字句进行解释。春秋战国时期的《春秋》三传、西汉的《尔雅》、东汉的《说

文解字》

(2)传统语义学时期:19世纪初20世纪20年代,研究对象涉及词义、语音与客观事物之间的关系,词义与

概念之间的关系、多义词、同义词、反义词、词的色彩,词义的演变

(3)现代语义学时期,20世纪20年代以后至今

三 语义学的研究对象 应以语言交际的原理为依据。语言交际是个过程,步骤有三:语义生成——语义传递——语义理解。语义

人来了——来人了 人开门——*门开人

语义的传递:语义生成进入传递也有一个过程。传递的手段,语义的音传系统和形式符号系统。在语义的传播过程中,往往会有意义的省耗与冗余的现象,外部语境与意义传递的关系,也就是传输的效果的问题。传输的效果往往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比如文化因素、心理因素、智力因素等等。

语义的理解——由符号向意义的转化

1.语言符号的静态破译,了解一个语言符号有多少种意义,如何解释。词典的编撰就属于这一内容的研究。

2.符号的动态破译,比如说一个词语的修辞意义,语境意义,联想意义,文化内涵等。

散文《跪下,谢过母亲》,结合全文来看,“过”字其实表示的是一种将来完成的意思。

3.符号组合的常规性与语义结构的客观性。

4.符号组合的灵活性与语义指向的多样性。

综上所述,语义学的基本研究对象则是语义生成、语义传输、语义理解。

第一章 指称论

1.“意义”的意义

汉语中的“意义”相当于meaning,没有相当于“mean”的动词。

2.指称

(1)指称:词语在具体环境中使用时与外界个别事物之间的关系

词语与指称对象之间的关系是间接关系,由说话者参与起作用。指称关系不是语法中抽象的词语

与事物之间的关系,而是话语中具体场合下说的词语与事实之间的关系。

(是否任何词语都可以用来指称?)

(2)只有某些名词和某些代词能够单独指称;其他词,可以用来构成名词词组用来指称。

E.g.通常用作指称语的是: 带指示代词的名词词组;专有名词;人称代词。

(3)在有冠词的语言中,定冠词和名词或名词词组连用The physicist是典型的指称语,即有定描述语,作用是挑出一个具有某某性质的对象,它与人称代词、专有名词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通过描述其性质来达到指称目的的。有定描述语并不一定都起指称作用。指称用法使对方知道你在讲谁,什么事物;定性用法使对方知道你所讲的人或事物的属性。

(4)光杆名词、带数量词的名词、带不定冠词的名词,是否是指称语视语法因素和语用因素而异。 李先生娶了一个美国女人。

李先生想娶一个美国女人。

有一个美国人想见你。

他是一个美国人。

(5)主语可以用来指称,而表语属于谓词,不用来指称。

(6)但有时候语法结构和语法位置都允许指称,然而实际上却没有可指对象:

The present King of France is wise.当今法国国王是聪明的。

斯特劳逊(Peter F. Strawson):关键在于使用者。

1788年——路易十六;1988年——不指任何人:无所谓真假

指称的性质:

(1)人们可以用词语指称事物,使语言和世界联系起来;

(2)词语并不都能指称;

(3)指称不是词语的唯一作用。

3. 意义

指称究竟是不是意义?

(1)指称就是意义——指称论:柏拉图

句子由词构成,词是事物的名词,人们通过词句反映客观事物。最极端的指称论观点认为:词的意义就是它

A;鬼神、比父亲年长的儿子

B同一个词语由不同的人使用,在不同的语境下使用,其所指对象可以不同:我、你、他;她的儿子

C不同的词语可以指称同一对象。高鹗 《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

(2)指称是意义,但还有非指称意义——德国数学家弗雷格 启明星就是启明星。 启明星就是黄昏星。

所谓相同,不是指事物与事实之间的关系,而是指事物的名称与名称之间的关系,或者说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关系。所以,启明星与黄昏星意思不同。

意义=指称+意思 或 意义=指称意义+认知意义

(3)二者没有交集

以上就是大智慧教育网http://www.dazhihui008.cn/带给大家的精彩知识文库资源。想要了解更多《布勒,语言学》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大智慧教育网,我们将会为你奉上最全最新鲜的知识文库内容哦! 大智慧教育网,因你而精彩。

相关热词搜索:布勒中国

最新推荐知识文库

更多
1、“布勒,语言学”由大智慧教育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大智慧教育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布勒,语言学" 地址:http://www.dazhihui008.cn/wk/99015.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